笔趣阁 > 末世正能量 > 第246章 马桶风波

第246章 马桶风波

 热门推荐:
    第246章    马桶风波

    之后的时间是办理入驻和接收手续。矿山守卫们逐个为新来的苦力编好号码,戴上奴仆项圈,并安排住宿。

    林在山再次无奈地发现自己的编号又和2有关,是1022号,而施瓦龙森是1044号。两个人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宿舍。

    所谓宿舍,其实就是大而简易的木房子,里面用木板铺成了两排都可以睡10个人的大通铺。

    “对号入座,自己找自己的床铺,夜里保持安静,没事儿不要烦我们。”宿舍看守挥舞着电棍叫嚣道,“马桶就在角落里,明天早上5点倒马桶,6点吃早餐,7点开工。夜里8点到早上5点是宵禁时间,任何矿工未经允许出现在禁区,守卫都可以当场击毙。晚安,娘娘腔们。”

    宿舍看守离开后,屋内的气氛顿时爆炸。众矿工开始吐槽、抱怨。

    “为什么我这么倒霉。”一个30出头的白人男子道“我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摆脱暴君约翰的奴役,谁知道又落入野牛比尔的人手里,被迫成为这脑袋别在枪口上的矿工。”

    另一个较为高壮的中年白人男子嘲讽道“你以为就自己才是幸运儿吗?这里每一个人都至少和你一样倒霉。我本来是郊狼战队的成员,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虽然危险,但是逍遥快活。可看看现在,我竟然要和你们这群倒霉蛋和垃圾住在一个破屋下,同睡一张屎床!”他也不对号入座,随便找了一个中意的床铺坐下。

    林在山走过来说道“朋友,这个位置是1022号,应该是我的床铺。”

    “妈蛋,滚一边去;否则老子扭断你的脖子。”这名高壮中年男子叫嚣道。

    “那能否告诉我你是多少号?就当我们两个交换位置了。”

    “你聋了吗?没听见老子叫你滚吗?”

    林在山不想和这些倒霉的苦力们一般见识,就乖乖地退到角落里,等着别人先分配床铺。

    这名赶走林在山的拥有力量和皮肤强化异能、名字叫做隆德的矿工又对着1023和1021号铺位的两名矿工道“不想死的滚一边去。”

    1021号铺位的矿工自诩体型健硕,并不买账。隆德一把将他高举过顶,威胁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1021见势不妙,软语哀求道“老兄,我又没得罪你。有话好商量。”

    “你们的铺位现在都是我的了!谁要是敢把他的臭脚放到我的地盘上来,我就扭断他的脖子,撕烂他的屁股。都听清楚了吗?”

    众矿工无不唯唯诺诺。

    这样一来,至少有两、三个矿工没有床铺可以睡。一个身形瘦小、无处可去的中年黑人男子凑到角落里林在山的跟前,“挪个位置哥们儿,咱们恐怕以后都得靠墙睡了!”

    林在山友善地移动了一下身形。黑人男子并排蹲到他身边,说道“哥们儿,你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倒霉的人吗?”

    林在山答道“我至少还活蹦乱跳地活着,而我的一些至交好友都比我活得好,我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可要恭喜你了。现在蹲在你旁边的堪称世上第一悲惨黑人。”

    “你是说自己?”

    “当然,在这个种族不平等的世界里,我本身出生在一个黑人家庭已经算是比白人不幸了。我在末世前早就丢了工作,还没有捞到退休金。在末世之初父母、爷爷奶奶双亡,上周跑了老婆,这周死了儿子。我现在就是孤家寡人,前天弄断了一根手指,今天还差点被某个暴徒踢伤我的小弟弟。就在刚才,那个变态营长玩游戏,弄死了我的唯一的朋友里奇。哥们儿,你说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惨吗?”

    林在山问道“刚才游戏中被杀死的两个人有一个是你的哥们里奇?”

    “是的,被扭断脖子的那个。”

    “看来你的确

    够倒霉和悲惨的。”

    “既然如此,哥们儿,拜托你以后要多多照顾我。我们两个可以互相看守对方的后背。这样会增加我们生存的机会。”

    “没问题,我叫路西法,你怎么称呼?”

    “!哥们儿,你是当真的吗?竟然以魔鬼的名字命名自己?”

    “我感觉没什么。”

    “好,够酷。我叫苏克。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药剂师。”

    “你以前是个医生?”

    “不,我只读到高中,而且没毕业。我丢了工作后,自学成才,学会了炼制h粉,然后拿到街头去买,生意一度相当兴隆。所以才获得了药剂师的雅号。”

    “我去!你老兄原来是干这个的呀?应该祸害了不少人吧?”

    “我发誓我的产品都是无毒害的。”苏克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我在考虑要不要在这个地狱矿山重操旧业,你知道的,说不定那些看守老大们一高兴,就会提拔我脱离矿工队伍。”

    “你没有原材料,没有工具,更重要的是没有时间,怎么炼制所谓的h粉?”

    “哈,我自有妙计。”苏克做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来。

    //////

    林在山站起身阅读墙壁一块木板上刻着的《矿工守则》,第一条是“比尔是末世人类的最高领袖,比尔本人就是我们的信仰,比尔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指引,比尔的话语就是我们的律法。”

    “我去!这要是给末世圣徒会知道了,一定会把这个比尔当成异端进行惩罚的。”林在山具有过目不忘的异能,眨眼间就将守则的后续内容都记在心里。

    夜晚,由于宿舍的大门被封锁,宿舍内众矿工无处可去。大家都想到明天凌晨5点就要起床干活儿,所以都不约而同地抓紧时间睡觉、休息。

    林在山和苏克没有床铺,就靠在墙脚假寐。

    “哥们儿,你有没有听到外面传来了什么可怕的怪声?”苏克问道。

    “应该是变异棕熊。”林在山答道。

    “棕熊会不会冲进营寨杀死我们?”

    “放心吧。哨塔上的火力很猛,穿甲弹很厉害,棕熊不会冒险到这里送死的。”

    “希望我已经把所有的霉运都受够了。”

    苏克的话音刚落,就有个壮汉站起身大踏步向他和林在山所在方位走来。“滚开黑鬼!别妨碍老子撒尿!”

    这名壮汉一脚将苏克踹飞,又将林在山踢到旁边。

    林在山暂时不想展露自己的本事,就强自忍耐。

    这个壮汉解开裤门,吹着口哨,悠然自得地撒尿。尿骚-味瞬间传遍整个宿舍。

    “这哥们白天一定吃了很多腐肉。”苏克在林在山耳边轻声吐槽。

    壮汉撒完尿,回自己的床铺呼呼大睡。其他人被尿骚-味带起了节奏,纷纷过来对着马桶解手,甚至最后隆德还蹲在上面来了个大号,臭气熏得清醒着的每一个人都难受不已。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就让你吃了它。”隆德对着距离马桶最近的林在山和苏克喝骂一声。

    “这地方简直比监狱还糟糕一万倍,绝对可以说是地狱了。”

    林在山也忍受不了宿舍内的骚臭气,就启动了植物能力,靠在墙边闭目养神。

    //////

    凌晨5点,一阵尖锐的铃声响起,众矿工纷纷从睡梦中惊醒。

    宿舍外,一名武装分子打开了门锁,大叫道“现在是起床和倒马桶时间,5分钟后,我要是发现谁还赖在床上,我就在他的被窝里塞一条眼镜蛇进去。要是宿舍的马桶没有空,我就让你们当成早餐吃掉里面的东西!”

    宿舍门被打开,一阵清新的空气扑进来。新空气和宿舍里的骚臭形成鲜明对比,使马桶变得更加令人难受了。

    隆德站起身,一把揪住苏克,“黑鬼,赶快去倒马

    桶,否则老子就把你淹死在里面。”

    苏克无奈捂着鼻子去提马桶,他的手上有一根断指,而马桶积攒了众人一夜的存货,十分沉重。瘦弱的苏克竟然拎不动。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林在山,“哥们儿,烦请你帮我倒一次马桶,我会记着你的。”

    林在山早就注意到他的断指,当即答道“没问题。”拎起马桶走出宿舍。

    //////

    此时,各个宿舍的人都在忙着倒马桶,拎着马桶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像苏克或者林在山这样的体型弱小的倒霉蛋。

    林在山并不知道该倒在哪里,他就跟着众人前进,走了数十米远,来到木墙边。此处有一个深不见底的裂缝,众人都捏着鼻子将马桶里的屎尿倒入裂缝之中。不远处是一个哨塔,上面的守卫都戴着口罩厌恶地注视着这边。

    林在山拎着空桶往回走,一道探照灯的光束将他锁定,附近哨塔上的一个头目大叫道“灯光下那个谁,你过来一下。”

    林在山循声走到哨塔下。哨塔的门打开,一名武装分子指着里面命令道“把我们这个马桶也倒掉,然后再乖乖地送回来。”

    “我去!送马桶也能捅马蜂窝。”林在山四处张望几眼,发现各个哨塔也都在随机地寻找矿工替他们清理存货。“看来矿工不仅要挖矿,还要帮看守干很多私活儿。”

    想到干私活儿,就听到一声惨叫,只见一个皮肤白皙、面孔俊秀的白人少年被一名武装分子从哨塔里用脚踹了出来。这名武装分子狞笑道“皮特,你昨晚的服务太差,大伙儿都不太满意。你今天应该好好把自己的屁屁洗一洗,然后认真地反思并进修一下专门技艺。”

    “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是直的,不是基佬。”那名男孩苦苦哀求道。

    “妈蛋,皮特,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你要好好感谢自己长得比较‘靓丽’,这才可以获得特殊待遇,每天免于挖矿。如果你今晚表现不乖一点,明天一大早就让你去挖矿。我敢打赌,你撑不过一上午。”

    皮特无奈地爬起来,垂头丧气地向众人倒马桶的那个深不见底的裂缝走去。他向裂缝里张望了一眼,就准备纵身跳下去。

    因为又要倒马桶正好跟在他身后的林在山一把将皮特拉了回来。

    “放开我,让我去死。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凌辱了。”

    “老弟,你知道这是倒马桶的地方吗?死在这里面,尸体整天被屎尿灌溉,还不如屈辱地活着。”林在山说着话手臂发力,一桶屎尿泼下裂缝。

    “你……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是……”

    “先别可是了,在这个末世活着,谁不是在遭受煎熬、忍受屈辱?”

    “你能体会我的痛苦吗?”

    “老弟,你难道没看到我手里拎着两个马桶吗?”

    在这个营寨里,凡是被逼倒马桶的基本上都是最卑贱、最弱小的群体。皮特上下打量林在山几眼,“你觉着自己还能有机会改变命运吗?”

    “当然,我从不怀疑这一点。”

    “你的依据是什么?”

    林在山绞尽脑汁终于编出了一个所谓的依据“你难道没听说过有个大救星来到了西部吗?”

    “什么大救星?”皮特好奇地问道。

    “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林在山故作神秘地凑到皮特的耳边“就是那个将众多被奴役者从暴君约翰手上解救出的渣林。据说他昨天还在金曼附近和野牛比尔的人大干了一场,然后安然离去。”

    “你说的是真的。我昨晚在哨塔里听到那帮畜生提到这件事,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叫做渣林。”皮特顿时被吸引了兴趣。

    “老弟,好好活着,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渣林一定会来救你。”

    “你为什么这样确信?”

    “我就是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