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正能量 > 第659章 启程之日

第659章 启程之日

 热门推荐:
    第659章  启程之日

    考虑到新条件下的远洋作战需要和林在山的个人素质及特点,超级战舰的现有装备水平已经远远无法胜任。林在山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拿出一篮子改造方案:

    (1)首先,他要为超级战舰加装一个能够融合末世前的最新科技、末世后的黑科技以及星魂技术的控制系统,这个控制系统包含4个基本模块:1超强的感知子系统;2混融智能决策子系统;3行动子系统(包含舰船管理、自动维护、简易装备制作和火力控制等);4研发子系统,自动寻找理论和技术问题并自行研发,试用和检验技术及装备、咒语、星魂代码,验证理论构想等。毫无疑问,这个控制系统的名字叫——林夫子。林在山要施展平生所能将林夫子打造成末世最强大的ai力量和自己最忠诚、最得力的助手。

    (2)其次,他要为超级战舰装备最健全的代码防护网,使它可以在毫无警示的情况下被动抵御4名以上的星魂牧者长时间、多轮次的狂暴攻击,并经得起盗火者的突然袭击。另外,他要赋予林夫子以强大的代码维护和研发能力,使得超级战舰可以在林在山缺场的时候也能自行使用、巩固代码防护网,甚至使出许多异能。

    ()再次,为超级战舰装配最强大的动力和能源系统。目前的超级战舰混合使用燃油、核能和晶体能量,这三种方式各有优劣:燃油功能效率低,而且不可持续的;核能虽然输出量大,但是核原料无法持续供应,而且在频繁出入险境的情况下很容易发生泄露;晶体能量强大而且清洁,但是工业化利用的技术积累还较为薄弱。对别人而言,剩余的其他选择或许就是风能、太阳能或者某些化学能,但林在山有更多的选项,尤其是他可以开发星魂能量。他准备用编程的方式将大批低级星魂改造成能源供应者,用星魂代码驱动这些星魂积蓄和释放强大到难以想象的能量。当然,他距离这一星魂能量工业化的目标还有一小段距离,而且还要充分考虑天谴的后果。

    (4)林在山打算将超级战舰改造成一个自给自足的闭合的独特生态系统,他不仅要使超级战舰能够自我防卫,而且可以实现装备及劳力的自主生产和持续,最大限度地对资源和能量进行循环利用。超级战舰要有自己的食物、各种原材料和成品的生产、加工车间,还有先进的医护室。

    (5)另外,为了适应全天候、全方位、多用途作战需要,超级战舰还要加装许多武器、护甲、侦测设备、机甲、机床、车辆、直升机等。

    从某种意义上讲,超级战舰不仅是一个漂浮在海上的战斗堡垒,可以容纳成千上万幸存者们的安全家园,而且也是一个外在的星魂别墅,是林在山全球攻略的指挥部。

    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超级战舰的改造目标,林在山制作了一个非常详尽的物资清单,然后分派给比尔等人去搜集、购买和交换。

    //////

    在这之前,林在山因为担心华夏幸存者的安危,特意请求空色先行赶去支援。他在之后的几天,完全沉浸到超级战舰的改造当中,因为超级战舰的质量不仅关系到他能否安全通过汪洋大海返回华夏,而且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幸存者的战力。

    他在第一天就将最新版的林夫子开发成功,并在林夫子协助下改良升级了代码防护网。有了最新的代码防护网,纽城幸存者的生存能力和安全保障直线提升。这也使得林在山本人可以更加放心地离去。这种最新版的防护代码当然也少不了应用到超级战舰上。

    他在第二天将从附近活捉来的20只卫兵虫的星魂格式化后重新编程,造就了一批保留着虫子外形的劳力。这些虫子劳力通人语人性、态度恭顺,力量、耐力、速度惊人,肢体众多且动作灵巧,成为舰船改造的重要帮手。当然,考虑到超级战舰空间有限,林在山不可能过多地使用体型健硕的虫子作为劳力,他又尝试将编程后的星魂装配到小型机甲上,开发出一批拥有星魂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因为拥有星魂的支持和滋养,比之任何纯机械电子的机器人要更加聪明、灵活,适应力更强;同时因为它们不依赖,所以能够很好地发挥机械体的力量和强度等优势。林在山还准备在恰当的时候实施变异兽、僵尸的星魂再编码和驯化改造工作。有了这些基础劳力之后,剩下的许多事情林在山放手交由林夫子自动管理,后者自有一套合理化的构思和方案。

    林在山第三天的主要工作是为超级战舰安装和调试代码防护网。他重点试验了林夫子的代码防护网的维护和使用能力。后者不负期望,以近似百分百的准确率完成了各种操作,并经受住了林在山专门请来的一些高手的突袭。

    超级战舰的改造还有许多重要方面值得继续,但归心似箭的林在山已经等不及了。他在第三天下午,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自己明天一早就驾驶超级战舰离开米国前往华夏。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林在山决意要离去使得许多人或主动或被动地也要做出取舍。有些人是铁了心要和林在山出生入死,这部分人以救世会、骑士会、玫瑰庄园和红球快递为主,人数合计有上千人;还有的人虽然舍不得林在山,但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不想或者不能离开米国,这部分人广泛地分布在末世玩家俱乐部、末世圣徒会、北米幸存者之家、野牛比尔阵营等各势力;还有不少人对林在山并不熟悉或者并未充分认可,当然也谈不上追随。

    带谁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带的人太少,此行的安全将成问题;带的人太多会严重削弱纽城的有生力量。

    有的人如此重要,如果不带在身边,林在山就很难放心,例如卡洛琳和萨姆博士——对前者,他主要担心其自身安慰,对后者他主要担心其会走邪路。

    还有的人对林在山死心塌地,如果不带走,他们在米国的生活多半会丧失重要的精神支柱,例如比利。

    还有些人他们自己很想追随林在山,但林在山却要考虑他们在米国的存在及利益,例如索菲亚、施瓦龙森、威尔等。索菲亚对林在山的情意是很强烈的,但她父亲野牛比尔更需要她留下来监督和劝导才不至于再次走上邪路;施瓦龙森与林在山极为合拍,其本人也非常想去华夏,但他是骑士会的重要领袖,如果就此离开米国将很快丧失对骑士会的影响力,何况他现在正与爱丽丝是“难解难分”的热恋时期;威尔将林在山视作人生导师,当然是想誓死追随的,可林在山不得不考虑冥王的感受——威尔如果在自己身边有个三长两短,冥王极有可能会迁怒华夏幸存者,或者陷入一种极端消极、有害的心态之中。

    为了掌握情况,更理性地选择随行人选,林在山责令比利等人在第三天傍晚进行了一个粗略的调查统计。结果显示:145个人决定和他同去华夏;还有690人想去但不得不留下。

    “竟然有如此之多?”林在山自己倒有点所料不及。在他的想象之中,自己不是被叫做“亚洲猴子”,就是被鄙称为“娘娘腔”,偶尔还被米国“老乡”冠以“蠢货”、“变态”等“荣誉称号”,应该是很不得人心的;没想到竟然有超过5000人愿意追随自己,占据纽城幸存者总量将近20了;而且有1000多人已经拿定主意要不辞万里和自己前往陌生的华夏。“这可真是一副沉甸甸的担子呀。”

    //////

    正在林在山为挑选同行人选而犯愁的时候,梅映雪和屈大师再次来寻他面谈。

    “小林,我听说你已经宣布明天就出发。得知这一消息后,我特意请屈大师又为你此次航行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预测。”

    屈大师叹口气道:“我从上次佛罗里达集会对付北米二使的占断过程中学到了经验和技巧,对于那些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不敢直接问占,就旁敲侧击询问一些边边角角的事情,竟然也颇为灵验。我新近这次占断问及几个星魂牧者和盗火者近期可能的动向,发现一个共同点……”

    “让我猜一下。”林在山插话道:“他们都会到超级战舰寻我的晦气,是不是?”

    “一点没错。而且……”屈大师欲言又止。

    “大师尽请畅言,遮遮掩掩反而不利于我决断。”

    “那些七级加们每骚扰一次超级战舰,林先生身边都会有人伤亡。”

    “哦?都是哪些人伤亡?”林在山问话的同时用念力探查屈大师脑海中的图像,看到了好多熟悉的面孔。“我知道了谁将伤亡,只要我出发时不带上他们,是否就可以避免?”

    “这?”屈大师似乎也无法定论,“林先生,命数当然是可以变化的;但是对命数的任何改变本身又会带来新的命数后果。你在料知先机的情况下采取措施使一些人免于丧命,但同时也极有可能无意之中使另一部分人陷入危险。”

    “听起来这个命数叫人很无奈呀。”

    “确实如此,否则就不叫命了。”

    梅映雪见林在山沉吟不语,劝说道:“小林,你可否再考虑一下?或许现在不是返回华夏的最好时机。你何不再等待一段时间,待米国大局已定、超级战舰改造完成、你在米国的支持者更多,那时再回华夏,岂不把握更大、收益更多?”

    林在山摇摇头,“我不是说自己多重要,华夏幸存者没我就不行;而是隐隐约约感觉:我如果现在不返回,必将错过什么重大事项。我好多次想象申城、中城被虫族攻破,我却没有在场抗击,那种遗憾、懊悔、自责的感受是我再多活几百年都难以消解、甚至死去都无法摆脱的。”

    “小林,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你带领这么多追随者前往华夏,如果他们在路途之上遇险,你岂不是也要懊悔终生?”

    林在山闻言心中更加纷乱。

    正在这时,外面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渣林老友,我来和你商量一下明天一起离开的事项。”原来是施瓦龙森。

    “快请进!”林在山将自己心中所困向施瓦龙森介绍了一遍。

    后者闻言毫不在意地笑道:“老友,你怎么会为这种小事烦恼?我虽然是信仰上帝的,但是坚定地认为:没有谁的命运是注定不可变的,何况是有你这么强大的家伙干预。你就是太圣母心了,总是要将别人的生死罪责担负到自己肩上。渣林,你听我一言:拯救生命和地球是我们自愿的神圣使命,但是别人的生死和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林在山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

    “渣林,你要相信我们这些愿意追随你的人都不是无脑之辈,我们也有自己的信念、原则,能够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如果我们在追随你的路途上战死了,这不是不幸和悲剧,而是荣耀和骄傲!再说了,你难道以为我们不和你走就可以永生不死了吗?难道在没有你的情况下,我们的生存概率和安全系数反而会更高吗?你不在场,僵尸见到我们就会称兄道弟了?虫子就愿意与我们和平相处了?星魂牧者就会把我们当成良民了?我告诉你:没有了你,这个世界只会更糟!我们只会活得更差!甚至压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渣林,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无怨无悔,都会和你共同面对!”

    “老友,你说的话令我很感动和振奋。谢谢你在关键时刻的开导。”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婆婆妈妈了。谁报名就带谁走,就这么简单和任性。我看谁敢多说半个不字?”施瓦龙森傲然扫视了梅映雪和屈大师一眼,“渣林,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地球人类当中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谁能把你怎么样?”

    “后面这句话就算了。”

    //////

    施瓦龙森的话令林在山豁然开朗,他对选择与谁同去有了更加明确的主见。卡洛琳和萨姆博士是必须要带走的,施瓦龙森是推不走的,弗里奇绝对会挖空心思随身监视自己;索菲亚、威尔必须留下,否则多半会导致天下大乱;莱纳看样子如果没有自己的庇护,他很难在米国继续混下去,还是带走比较好;至于其余人等,无论对自己情意如何、重要程度如何,均要看个人意愿和“缘分”。所谓“缘分”,就是由林夫子在其余最终下定决心要去的人当中再随机抽取100个。

    晚上7点钟,林在山公布了自己的人选名单。众人得知后顿时议论纷纷、吵成一团。

    林在山对这一局面早有预料,当即施展异能,面向众人进行解释,他的主要理由是此行路途艰险,带有探路性质,所以不能携带太多人员涉险;待平安到达华夏之后,他会很快再用超级战舰来纽城接想去的其他人等。

    如此这般费尽口舌,好一番安抚工作,落选众人方才平息。不过,索菲亚、威尔等几个仍是不服,尤其是索菲亚更是将这个人选解读为林在山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排行榜。当她发现自己没有进入100人名单,而卡洛琳却高居第二,甚至连阿黛儿都进入了前10的时候,不由得怒不可遏、火冒三丈。

    “渣林你这个混蛋,站住!”索菲亚好不容易熬到闲人都散去,这才冲过来堵住林在山厉声质问,“为什么连阿黛儿这个小婊子都能跟你走,而我却不能?”

    “索菲亚,那些名单里的人都是电脑随机抽取的。”

    “不可能!难道说我的气运比他们要差吗?”

    “这不是你的气运问题,你是我专门排除的第一人。”

    “哦?亲爱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是替你父亲以及近千名手下着想。索菲亚,如果没有你在身边,他们肯定会出大乱子的。”

    “这……”索菲亚脑子不笨,知道这是事实。“我劝说我父亲他们和你一同去华夏,可以吗?”

    “索菲亚,我又不是不让你去,而是这一趟船你不要上,下一次绝对欢迎你。”

    “那你让‘圣女大人’这次也别去。”

    “你知道的,卡洛琳如果没有我的保护很容易受到伤害的。”

    “难道我就不会受到伤害吗?”

    林在山见索菲亚醋意大发的样子不禁头大如斗,叹道:“索菲亚,我需要可靠的人留在米国做我的盟友。遍观整个纽城结界,你是我最为信任的人。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把那么一大摊子事情托付给谁。”

    “你说的是真的吗?”

    “假的,我很擅长对女孩撒谎的。”

    “哼,我可当你说的是真的。说吧,你有什么要托付我的。”

    林在山当即向索菲亚交待了很多事情,看她心情平静下来,这才要告辞。

    “等等。你不会以为用这些就能将我打发了吧?”

    “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索菲亚跳过来一把扑入林在山怀里手脚将他死死缠住。

    “喂,我……”林在山还要使劲挣扎。

    索菲亚小嘴凑过来只轻吐一口气,便使他感觉筋骨酸麻。

    //////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碧空万里,平静无风,适合远航。

    林在山和被选定的众人从清晨起就登上超级战舰。林夫子很快就将众人安置完毕,并依据每个人特点分配了住处和岗位。

    中午11点,众人一起站到甲板上,向着岸上前来送行的成千上万的幸存者挥手道别。

    林在山大声道:“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我落难到米国,与各位相识相遇,并肩战斗、留下了很多非同寻常的记忆。我能有今日之境界,与各位的大力相助密不可分。我再次郑重承诺,一定会竭尽全力团结和保护大家。”

    众人齐声高呼,响应他的讲话。

    林在山接着道:“我今日离去之前,有一件礼物送给各位,就当是一个纪念和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

    他说着打了一记响指,一道道光芒四射的代码防护网腾空而起,将纽城结界保护得严严实实。人们离着防护网老远都能感受到上面散逸出的激励人心、感人肺腑的正能量。

    陆地上众人高举手臂向着林在山挥动。索菲亚等与林在山关系亲密之人无不脸上泪花闪烁。

    林在山也不禁心头热乎乎、酸溜溜的。他硬下心肠来了最后一句:“我林在山还会再回来的!”

    一声长鸣,超级战舰抖动庞大的身躯,迎着正午的太阳向南驶去。

    (本卷完)